“90后”盲女调音师:用耳朵与“乐器之王”对话

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刘洋 2019-09-03 15:32:26
浏览

“盲人也能调琴?”

这是蔡琼卉听到过最多的质疑

“盲人也能调琴!”

这是蔡琼卉听到过最好的肯定

88个琴键、约230根琴弦、8800个零部件

她以独特的方式和“乐器之王”对话

蔡琼卉为钢琴调音。供图

蔡琼卉为钢琴调音。供图

  背着黑包,包里装着扳手、琴键钳、木砂板、音叉、止音夹等零零总总六、七十种调音工具和常备材料……这便是“90后”女孩蔡琼卉的出场“装备”。穿着黑色高跟鞋,扬起笑容,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将这个行为举止与普通人无异的女孩与盲人联系起来。

  因为一场意外,蔡琼卉在8岁时失去了光明。20年间,她克服黑暗、与音乐对话,成为了浙江省唯一的盲人钢琴高级调律师。虽看不到琴弦,但美妙音符总在其指尖流淌。

  意外总是来得毫无征兆

  2000年的一个下午,工作中的泥瓦匠随手扔出的一把石灰将蔡琼卉带入无边的黑暗。年幼的她还懵懵懂懂,不明白命运将给她带来什么。“那个时候我还在想,可以不用做明天的作业了。”想起当时的天真,蔡琼卉涩然一笑。

  时隔19年,蔡琼卉对事发时的细节已记不太清,只记得眼睛疼的很厉害,睁开眼睛一片黑暗。“后来我发现,每天起床,天都依旧是黑的。我逐渐明白了那把石灰意味着什么,躺在床上听到身边的亲人都在哭,我打电话给姐姐,我说这辈子完了。”

  出事那年的春节,蔡琼卉和父母是在上海的医院度过的,留下13岁的姐姐独自在家。在经历20多次大大小小的眼部手术后,蔡琼卉仅有左眼能有一点微弱光感。

  事故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蔡琼卉陷入了难以自控的抑郁。

  其母亲孙水娟回忆,那一年,全家的氛围总被沮丧和沉默包围着,因黑暗带来的“后遗症”比比皆是:蔡琼卉的吃饭、穿衣、上厕所等基本生活都需要别人的帮助;因长期用药和激素作用,她的体重从30多斤迅速增重到80斤;蔡琼卉的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奔波,不到40岁头发就变白了……

  受伤后,蔡琼卉不可避免地接受到形形色色的眼光和语言。最初,她感到不自在,也不愿接受。然而成长让她的心态逐渐平和。

  “大家都很善良,我经常接受陌生人的帮助。虽然有时候会有不理解的声音,但大多出于好心。”蔡琼卉始终相信善意,也愿意花时间让大家理解、接受。

  站在光外的追光者

  在人生中最难捱的时刻,学校送的收音机成为蔡琼卉生活中唯一的乐趣。从那时起,音乐逐渐在蔡琼卉的心里生根发芽。

  “无聊时,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守在收音机旁听正播放的儿歌和童话故事。”蔡琼卉说,“音乐仿佛成为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

蔡琼卉练习竖笛。供图

蔡琼卉练习竖笛。供图

  2003年,蔡琼卉进入浙江省盲人学校。为了帮助其更快接受新环境, 目前孙水娟每日都陪伴左右,母女俩一起学盲文,母亲学会后又转授给蔡琼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