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险一线和受灾父亲失联:相信也有人在救我的家人

华西都市报 刘洋 2019-09-02 05:24:23
浏览

  他在抢险一线和受灾父亲失联:
“我在救人,我相信也有人在救我的家人”

抢险一线和受灾父亲失联:相信也有人在救我的家人

抢险一线和受灾父亲失联:相信也有人在救我的家人

8月20日,汪建东带着40多位民兵抵达汶川水磨镇投入抢险工作。

  汪建东 汶川漩口镇武装部副部长

  从妹妹口中确认父亲安全无虞后,汪建东松了口气,这时距离8月20日汶川山洪暴发,已过去一天一夜。之前,汪建东从新闻上看见,在他的老家汶川县绵虒镇,昔日广场上两个十多米高的羌雕,已经被淹没大半,而相隔不远处就是他家,他70多岁的父亲,独自在家。

  那是个稍微固执的老人,总是不愿意跟子女同住,在老伴儿去帮女儿带孩子后,他独守老屋。百年难遇的强降雨,让汶川多地断电,通信中断,在第一时间,汪建东失去了和父亲的联系。

  但和那些匆匆回家寻找亲人的游子不同,汪建东去了另一个方向的受灾区。对于这个高大黝黑的汶川汉子而言,他是父亲的儿子,也曾是一名战士,而现在,他是漩口镇武装部副部长。8月20日早上,带着40多位民兵,他抵达距最近、受灾严重的水磨镇,在那里,有他的使命。

  ——大雨断电,黑乎乎的淤泥覆盖了原本依山傍水的小镇,修建得小巧精致的农家小院泡在洪水里,洪水还在不断涌上来,宛若煮沸的水,一会儿这边漫上来,一会儿那边。人们顾不得拾掇自己的家,上万游客偕老带幼,往外撤退,救援人员需要溯游而上,重建秩序。

  最初联系不上父亲时,他也忐忑,但真到了水磨镇,就再没有精力去想别的。清理淤泥、疏导交通、现场救援……整整五天,汪建东带着民兵救援力量,一头扎进水磨镇。他们一遍遍重复着“挖泥、装袋、推车”的过程,直到嗓子哑了,双眼布满血丝,或者徒步进入被冲毁的道路,将伤员和游客运到安全的地方,也会一次次劝退那些想要贸然进入的市民,帮着当地村民一起清理家什,直到洪水的印记最终被慢慢擦去。

抢险一线和受灾父亲失联:相信也有人在救我的家人

山洪退去,8月29日,陈廷遥的早餐店恢复营业。

  “我在救人,我相信也有人在救我的家人。”他一直相信并热爱着这片土地。在他的意识里,即使再大的苦、再大的难,都能一起扛过去。

  事实上,就在汪建东忙碌于水磨镇的救灾一线时,其他的救援力量,也在同一时间进入三江、绵虒等受灾区。他的父亲和更多居民一起,被安置妥当,“你忙你自己的,家里都好,”老人家委托女儿告诉他。而更大范围内,恢复供电、运输物资、运送伤员、疏散游客……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坚持着。

  汪建东记得,当受灾较轻的漩口镇发出号召,要去水磨镇帮助清淤时,原本两三百人的需求,最终去了超过六百人。“感觉这件事和每个人都有关系,常常一个家里,爹妈在免费接送游客,暑假在家的孩子就去帮着清淤打扫。”另一边,面对这些晒得黝黑的民兵,当地居民也都会热情招呼,“吃了饭没,要不要来随便吃点儿。”

  灾难面前,人的力量总是沉默又巨大。

  如今,洪水褪去,汪建东还没时间回去看看父亲。灾后的重建恢复、梳理总结,每一件事他都要认真对待,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对于这个曾在军队服役过9年的退伍军人而言,退伍却从不能褪色。

  曾经,他参加过1999年国庆大阅兵,代表中国军人走过天安门广场,那是他珍藏于记忆深处的闪光回忆。而如今,不论是抢险救灾,还是日常更为琐碎的任务,在他心中,都是同样闪着光亮,需要全力以赴的责任。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杜江茜柴枫桔罗田怡

  王攀图片由汶川县漩口镇马云拍摄

  陈廷遥 汶川三江镇早餐店老板

  暖心老板不讲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