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泄情绪不能突破法律底线

温州经济新闻网 刘洋 2019-07-11 08:13:20
浏览

  法官详解“男子反削二十年前班主任”案三大争议焦点 发泄情绪不能突破法律底线

  □ 本报记者 赵红旗

  毕业20年后当众打老师是情绪冲动还是犯罪行为?7月10日,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一审对打老师的常仁尧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至此,之前在网络热传的“男子反削20年前班主任”视频引发的情与法之争,在法律上有了结果。

  积怨难了殴打老师

  录制视频引爆舆情

  2018年7月某日下午,常仁尧驾驶自己的黑色越野车与同村的潘某外出钓鱼,当车行驶至S328省道栾川乡双堂村19号界碑附近时,因忘记带渔具,即把车停在路边,等他人送渔具。

  此时,恰好常仁尧上初二时的班主任张老师骑着电动车经过。常仁尧看到张老师后,想起上学时张老师对自己的体罚,心生恼怒。在准备拦截张老师时,常仁尧将手机交给潘某让其录制视频。接着,他上前将张老师拦下并确认其身份后,对其连扇四耳光,又朝其脸部猛击一拳,反复辱骂、指责,逼迫张老师将电动车停靠到公路边,继续愤怒地进行指责,其间又将其电动车踏翻在地,并先后朝其胸部、腹部猛击两拳。

  在围观群众的劝说下,张老师扶起电动车返回。到家后,张老师自感被曾经的学生殴打、辱骂有失颜面,遂向家人谎称自己骑车摔倒受伤及车辆损坏,后自行医疗治愈。

  在常仁尧殴打、辱骂张老师离开后,潘某将录制视频内容的手机还给常仁尧。在车上,常仁尧让潘某观看了约9分20秒的完整视频。

  2018年8月24日,常仁尧截取视频前1分09秒内容,通过手机微信转发给初中同学。同年12月15日,这段视频迅速在各种微信群转发传播,随之被各大新闻媒体关注。

  视频被广泛传播后,常仁尧于2018年12月19日凌晨公开发布自己制作的“辩解视频”,承认“网络上传播的打人视频是自己拍摄的,自己没有错,即使打老师不对,自己也仅占50%”。这个“辩解视频”约有5.4万人查看,导致张老师被殴打的网络舆情进一步发酵。

  据统计,仅在2018年12月16日1时14分至12月27日17时19分周期内,以“男子20年后拦路扇老师”为监测对象,共获取舆情信息99648条,其中微博数据总量达76771条,传播受众人数达6.8亿余人次。

  常仁尧拦截、辱骂、殴打张老师的行为及视频的公开传播,给张老师带来伤害和羞辱,严重影响了张老师的正常生活、工作及其家庭安宁,同时也引发教师群体的愤怒。张老师和所在学校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常仁尧归案后,经认真反思,认识到自己的过错,通过律师向张老师书写了道歉信。

  寻衅滋事犯意明显

  网络发酵影响恶劣

  公诉机关认为,常仁尧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常仁尧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其系初犯、偶犯可酌情从轻处罚,建议结合其认罪态度,对其在1年6个月至3年有期徒刑幅度内量刑。

  常仁尧的辩护人认为,本案的起因系20年前张老师殴打、羞辱常仁尧给其造成伤害,属事出有因,被害人具有过错,常仁尧无寻衅滋事的主观动机,不属于寻衅滋事情节恶劣的情形。

  常仁尧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认为其殴打张老师有错,对视频在网络上传播有一定责任,是否构成犯罪由法院认定,其愿意承担相应责任。

  法院认为,从犯罪的主观方面看,常仁尧在初中毕业后,近20年与张老师无任何交集,案发时偶遇,临时起意拦下并确认是其老师后即实施辱骂、殴打行为,并安排他人录制其殴打老师的视频,自己反复观看且向他人传播,其行为具有随意性,主观上为发泄情绪、逞强耍横而借故滋事的故意明显。现无充分证据证明张老师对常仁尧的教育方式明显不当,不能认定被害人存在过错。即使常仁尧对张老师的教育方式不认同,亦不能成为其在20年后辱骂、殴打老师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