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洲,一个概念拼凑的社区

凤凰网科技 刘洋 2019-09-06 05:09:50
浏览

绿洲,一个概念拼凑的社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老衬

01

继字节跳动的飞聊、搜狐的狐友之后,微博近日也上线了一款自己的社区App——绿洲。

凭借“邀请码”模式,绿洲App上线第一天便登顶了AppStore社交榜首,用户对微博的社区产品期待程度可见一斑。由于定位是图片社交应用,很多人也拿绿洲来对标Instagram和小红书。

2012年,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图片社交应用因此也在国内火了一把,至今已然7年过去,多数图片社交应用都还不温不火,只有社交电商的小红书阴错阳差,通过跨境电商切入反而取得了不错效果。

Instagram在国外发展迅猛,因此国内对标产品也有很多,绿洲不过是个新学徒,因为是出自微博旗下,才得到了当前的话题量。Instagram模式如果可以在国内复制,这么多年过去,也轮不到绿洲现在才来发扬光大,Flow、In、Nice、LOFTER等众多图片社交应用,早已经深挖到了各种垂直领域。

并无太多亮点的绿洲,大概率还会是一地鸡毛。

02

从媒介性质来看,视频是图片的升维。

也许对于全球年轻人来讲,静态内容已经没落了,图片社交应用最大的障碍,并不是同类之间竞争,而是短视频降维攻击。

作为当前最火爆的社交应用,短视频的锋芒早已盖过了图片社交,同样也是针对年轻用户。当一个用户从短视频App来到图片社交App,如果关系链粘性再不强,用户的产品降维感会非常明显。

小红书当前的内容,看上去基本就是短视频App;微信近期也不断在改版,甚至开始不顾及一部分用户体验,极大的提升了视频权重,朋友圈开始自动播放短视频,这些应该也都是为了弥补当下正流行的短视频媒介用户,体验微信这种图文媒介带来的降维冲击。

国外的短视频社交之前不温不火,主要还是围绕图文为主的Instagram和Snapchat之间竞争,直到纯粹的短视频产品进入战场,抖音海外版Tik Tok出海成功,直接开始蚕食Instagram用户,就如同抖音在国内对腾讯的威胁,Tik Tok对Facebook也带来了挑战。

短视频方面的全线败退,对微博也产生了巨大影响,甚至可能会关乎生死。虽然不至于成为死马,但微博未来已经堪忧,只能围绕短视频之外的图片社交,寻找活马的迂回余地,这应该也是绿洲App承载的使命。

微博的今天也许就是腾讯的明天,腾讯对抖音也已经杯弓蛇影,各种狙击短视频的产品不断,包括克制的微信也不再高冷,除了不断提升短视频权重,而且对快手还释放了微信的多个位置资源,腾讯联合快手正在对抖音展开一场宏大的压制战役。

03

曾经的微博,一度被视作可以叫板微信。

2017年微博股价从44美元,一路飙升到140美元,现如今又打回了原形,根本原因就是短视频赛道失守。曾经与微博绑定的秒拍,那时候堪称短视频领域王者,防守着微博在短视频方面的后顾之忧。

秒拍之外还推出了小咖秀、一直播等爆款产品,利用嵌入微博的渠道优势,集中大量流量明星,同时诞生了papi酱、办公室小野等大批短视频头部网红和MCN机构,一度引领短视频的行业走势,直到抖音出现。

字节跳动对短视频的战略,一开始就下定了必胜决心,所以是全面布局。西瓜视频对标秒拍,火山对标快手,抖音对标小咖秀。西瓜、抖音对标的两个产品与微博息息相关,强运营方式也和微博如同一辙,字节跳动自然成为了微博的头号对手。

抖音最初界面和调性几乎全盘复制Music.ly,之后也把Music.ly团队收入麾下,成就了现在的Tik Tok。抖音从一开始就定位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群,设计出多个在朋友圈刷屏的H5,再加上抖音美颜工具和音乐短视频的定位,早期从美拍抢走了大量KOL资源,积累起第一批种子用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之后微博、微信先后都封杀了短视频分享链接,但那时的抖音已经不可阻挡。